美国纽约第一个方舱医院完工 内部曝光
来源:美国纽约第一个方舱医院完工 内部曝光发稿时间:2020-04-04 21:27:46


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希望能有“中美学者联名呼吁”,但未果。公开信完成后,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遭到婉拒。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但均被婉拒,或多日不予回应。王文说,从这点来看,他非常赞赏《外交学人》的包容与开放。

香农·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香农说,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另据印度媒体报道,孟买的塔拉维贫民窟4月1日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患者当天夜里因病情加重在转院过程中死亡。公开资料显示,塔拉维贫民窟是印度最大的贫民聚居区,人口密集,空间逼仄,卫生状况堪忧。

印度在医疗资源上的投入少,是外界担忧其疫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即便作为发达国家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持续激增的病患也使多地呼吸机等医疗设备紧缺,而在印度,2016年其对医疗领域投入的资金只占到全国GDP规模的3.7%,令它成为全世界排名垫底的25个国家之一。医生和护士数量、医院床位数量,在世界上也是垫底的。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4日,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印度疫情确实是很多人在担心的问题。”中日友好医院感染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徐蒙对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表示,印度人口密度大,现在感染人数和死亡率确实比较低,但是印度一旦疫情暴发,病例数恐怕不会比中国少,甚至远远超过美国,将会对全球造成严重影响。

简而言之,印度的疫情当前可能还处于非常非常早期的阶段。